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海归就业如何走出北上广情结

2018-10-28 12:32:28

海归就业如何走出“北上广情结”

原标题:海归就业如何走出“北上广情结”

留学生要给自己一个过渡期政府和企业也要多帮忙

擦干满头的汗,张婧长吁了一口气。花了4个小时,她终于把装在袋子里的100份求职简历递出去了。

3月28日,这个家住天津的姑娘,坐上早7时多开往北京的动车,赶往位于亮马河大厦会议中心的“2015春季留学英才招聘会暨高端人才洽谈会”。

这是一场由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举办的留学生专场招聘会,至今已举办6年,据统计,今年共有来自金融、工程、互联信息和法律等不同领域的136家企业前来招聘。

虽然名企云集,张婧本人也有着美国生物工程专业硕士的留学背景,但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因为回国后,她发现和自己专业对口的岗位十分有限。这次来招聘会,但凡能和所学领域沾边的岗位,她一个都不放过。于是,海归上演了一场海投大戏。

顶着生物工程这种高精尖的专业帽子,张婧表示只有北京机会多。为了找到合适的工作,从去年年底毕业回国,她频频往返于京津之间,一沓车票加起来也有1000多元。

有“北上广”情结的,并不是张婧一个人。不少招聘企业表示,许多留学生只愿意留在北上广,一听要到二三城市工作,扭头就走。

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相比2013年,2014年我国出国留学人数和留学回国人数均有增加。出国留学人数增加4.59万人,留学回国人数增加1.13万人。

2014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45.98万人,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数为36.48万人,其中,自费留学33.61万人。

一切就是这么现实:一方面海归回国人数逐年增加,一方面是就业越来越难。在就业季里,海归们将和750万名本土毕业生一起“抢饭碗”。而在人才济济的一线城市,留学生就业困境愈发明显。一些企业认为留学生没那么大“吸引力”,而留学生也自感回国后有些水土不服。如何实现自身价值正困扰着一批又一批归国留学人员。

国外难留次也要留“北上广”

《中国留学回国就业蓝皮书(2014年)》显示,去年,有57.94%的归国留学生期盼到“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发展。

和一些本土毕业生逃离“北上广”相反,许多留学生对“北上广”情根深种。

山东女孩王英在英国一家大学读媒体专业硕士。2014年9月,尚没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的她,已迫不及待地加入北京的求职队伍。和她同期毕业的许多同学也都如此。虽然许多媒体专业的本科学生在出国前计划能留在国外的媒体工作,但实际上留得下来的非常有限。

“英国的工作签证逐渐收紧是我们不愿意考虑留在当地找工作的原因之一。”在一个留学生的群里,一名今年7月将要毕业的女孩在苦恼自己的未来。她说,英国以前有个叫做PSW(post study work visa)的签证计划,允许毕业后在英国待两年,但2012年这项计划被取消。T5(Tier 5 visa)的工作实习签证计划虽然可以让留学生边实习边转正,但据她本人了解,转正的比例极小。

而另外一个留不下的原因是,一年硕士的学制使得很多在英国的留学生根本无法好好了解英国文化。文化差异、生活习惯及语言问题恰恰是他们留在英国发展的“短板”。于是,回国成为。

“媒体类专业对语言功底和当地文化政治经济的了解程度要求甚高,我认识的中国学生里留在英国的,也只是进入当地华人媒体做一些基础工作。在国外销售工作找,但让我们放弃学了多年的专业去做销售,显然不合适。”王英说。

她认为,回国后选择去北京发展,也是受专业“所迫”。“‘北上广’无疑是媒体发达的城市,也是适合媒体人成长的地方,媒体专业学生的梦想在这里能够实现。费尽力气在国外读完硕士,如果只是回老家或到二线城市,我当然不甘心”。

就是这份不甘心,让许多留学生宁愿采取“迂回战术”,也要在“北上广”落户扎根。因为根据北京的政策,留学生回国后有两年落户时限,从去年回国后,王英就一边工作一边寻觅能给自己落户的单位,目前已经先后换了3份工作。王英告诉中国青年报,目前的单位还没有和她签约,之前是因为她没有拿到毕业证书不能签,现在是因为单位还没有兑现给她户口的承诺,她不想签。

一些在美国的留学生则表示,找工作虽然不算太难,但一些企业的要求还是太过严苛。

家在北京的耿宇从中央财经大学毕业后,在一家世界500强单位工作了4年。2013年他去美国读MBA,毕业后在美国一家科研机构实习。本来表现不错,这家机构决定和他签约,并承诺可以帮他解决绿卡、工作签证等问题,但起薪只有2500美元/月,还要求耿宇必须在单位工作15年以上,否则要赔偿很多钱。

“我马上快30岁了,一下要签15年就相当于把自己人生美好的时光都赔上了。”耿宇表示,自己在国外两年,提高了实力。他准备先回北京找工作,找不到合适的,就回美国读博。

与耿宇不同,绊住刘韬的是因为无法找到晋升空间。

2012年,刘韬从芝加哥一所大学金融专业毕业后,先后到百事集团和JP摩根(摩根大通银行)工作,回忆起自己在美国奋斗的经历,他说,中国留学生在国外想要晋升并不容易。

“我虽然进入JP摩根工作,但是主要负责一些日常的数据维护和处理,这种岗位对技术和知识没有太高要求,本科毕业生就能驾驭。”刘韬说,他一直希望能转职做数据或行业研究,但很多职位仅限于美国本地人,有些职位虽然也招外国人,但是他的经验又达不到他们的要求。时间长了,就会产生一定的心理落差。”刘韬告诉,回国后,他就职于一家香港驻北京的金融机构,对目前的职位,他比较满意。

“能在北京找到工作,留学回来为什么要回老家去?”刘韬算了一下,他在国外读一个学位花费40多万元,如果按照国外工资,两年内能把这笔钱赚回来。在“北上广”要五六年能赚回来,要是去二三线城市,这笔开销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补回来。

留学生要学会给自己一个过渡期

留学生想在北上广找一份称心的工作,企业期望找到一个合适靠谱的人才,但就业天秤的两端,常常无法达到平衡。

“不管(我们公司)招什么样的人,求职者开口就跟我们要户口,并且只愿意去‘北上广’。”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的一名HR(人力资源经理)表示,今年留学生招聘的职位在上海、无锡、成都和淄博,但求职者基本上投的都是上海。

而让这位HR苦恼的还有,一些留学生没有做好准备就来应聘。“不知道西门子到底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西门子在招什么岗位,上来就问自己能否去工作”。

株洲时代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一位姓舒的工作人员向诉苦,他们招的职位工作地点在湖南,但来应聘的留学生多半不愿意去湖南,他们很难招到人。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就业市场供需之间一直存在一个“剪刀差”。

“很多留学生认为,出国留学只有金融、财经等专业是的选择,而从过去的整体分析看,一般的高端人才也的确都流向了金融行业,但现在这个面太大了。”金融类并非一直热门,从中国的长远发展来看,物理、化学、生命科学等专业都有相应需求。

在百度公司校园招聘专员王子君看来,许多求职者对国内就业形势和环境不是特别了解,盲目跟风。近互联比较火,不少人就投互联的职位,但往往并不了解这个行业。

中国青年报在招聘会上也遇到了这种现象。学化工专业的陈琛在向某互联公司递交简历时表示,“虽然我的主修专业是化工,但我想尝试去互联企业。”

作为工科生,陈琛是2014年年底回国的,现在在北京一家央企实习,但他有些不适应央企的氛围。虽然也给一些化工专业的相关岗位投了简历,陈琛还将目光锁定互联企业身上。

“我更倾向于有节奏感和创新力的工作。”陈琛表示,他看好互联企业的竞争力,很乐意尝试互联企业的产品经理等职位。

“怕留学生一上来就问,你看我适合做什么。”一名互联公司的招聘人员表示,一些留学生没有自己的职业规划,许多人都说这个能做,那个也能做,感觉干什么都合适。

在采访过程中,一些企业向表示,海归虽然有些语言优势、有眼界,但海归有些不接地气,和企业的需求有所出入,时间一长,海归自然对企业失去“吸引力”。

企业有着“小抱怨”,海归们也担心会“水土不服”。

耿宇表示,自己想去国企或有美国背景的外企,更希望是后者。因为自己的英语非常好,也习惯了美国的办事模式。他觉得在国企,很多事情要想办好,必须有关系,否则能力再强也很难有机会,而在美国就是靠能力吃饭。

张彤表示,作为海归毕业生,回国找工作的优势体现在外语能力和视野宽广上。但相比国内毕业生来说,他们的不足主要体现在所学的东西和本土的实际不接轨。

“我在香港学到的翻译理论、媒体公关技巧以及接人待物方式,在大陆可能就完全用不上。而且所学专业和社会需求错位,学术理论和应用实践也不匹配。这就导致想搞学术却搞得乱七八糟,想找工作又很艰难。”张彤认为,这样不仅跟教育的功能相违背,还给海归们出了一道难题:怎样快速适应内地的实际情况?

“的确有很多留学生回国后未必能适应企业的岗位,因为他所学的专业知识、文化背景等方面,需要一个磨合过程。”储朝晖指出,这需要企业和留学生慢慢地适应,并且相互适应。

刘韬也表示自己经历过一个这样的过渡期。“首先要适应的是低于国外水平的薪资,其次是工作方式。”进入到国内的金融企业后,的不适应是在国外学到的金融市场上的一些运作规则,在国内有时候根本不适用。“比如做贵金属交易,国内有些公司会操纵市场,缺乏公平公正,这直接影响到金融衍生品研究员工作方案的调整,这些都需要适应。”刘韬说,时间会让海归学生的优势慢慢显现,问题是要给自己一个过渡期。

国家应为海归就业搭建信息平台

为了找到一份可心的工作,生物工程专业的海归张婧一再降低目标。但事实上,她想去的还是的研究机构。然而,遗憾的是,她发现这些单位很少对外发布招聘通知。“为什么国家一方面强调引进人才,一方面又把高精尖技术领域的门关得死死的?”

“企业一方面要走出去,一方面又存在不用留学生的情况,这种矛盾可以理解。”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主任孙建明认为,改革开放后,就业市场的供需一般是双向选择,相互考量。不能因为有些人找不到合适工作,就觉得用人单位不好,用人单位也不能说留学生不好,这有一个相互了解的过程。

国内一家电商站的HR(人力资源经理)认为海归毕业生找不到合适工作或者求职过程不顺利是因为他们对国内人才市场的预期和判断产生了偏差。她建议,海归在回国求职前,对国内的就业和人才市场要有一个清醒、合理的预期和判断。“要在还没回国时就花时间研究这个问题,而不是一回来就贸然闯进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

“我们能去那里找?”一些还没回国的留学生表示,其实他们早就在了解国内的就业环境和市场需求,但隔着很远的距离,有时候信息并不及时。

2014年10月回国的张晨到今年才办理完学历认证,因为英国与国内的毕业日期不同,她几次错过了校招。“我觉得现在国内缺少一个面向留学生的信息平台”。

在新加坡读金融硕士的关杰发现,金融企业很少有专门面向留学生招聘的职位,如果企业更多的想要招本土毕业生,那么海归求职的机会很小。“我们也在海投简历,但收到的回信特别少”。

前来参加留学生专场招聘会的王正表示有点失望。“没想到招聘会的流程是这样的,只是向合适的企业投递简历,感觉和上投简历没什么区别,一样似大海捞针。而来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有那些企业招聘,可以提供那些职位”。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指出,目前很多高校在意就业率,一些用人部门有意识地向高校发布了一些岗位需求信息。很多单位可能就向某一个高校或985、211等高校的就业信息平台发布招聘信息,相对来说,留学生没有这样一个相对集中的用人信息发布平台,可能存在信息渠道不畅通的情况。

“政府应敦促企业招聘时扩大视野,并建立一个畅通的信息平台。”储朝晖表示,现在国内还没有这样的平台。并且从程序上说,很多企业也没有硬性规定一定要公布用人信息。

储朝晖认为,国内的就业政策主要针对的还是国内高校毕业生,专门面向留学生的政策文本很少。“目前回国就业的留学生越来越多,政策需要作一些调整”。

孙建明告诉中国青年报,对留学生回国,国家有很多政策优惠,国家、地方及许多用人单位都有。“国家一直重视留学人才回国,现在千人计划里的学者,大学里的长江学者等,很多都是有留学经历的,我们需要想办法落实、传达这些政策,做好内外联动”。

说到回国找工作,关杰一肚子苦水,她说的期望就是国内企业可以学会“面”,而非线下“面对面”。

去年12月,还在新加坡读书的关杰接到国内一家金融企业的笔试通知,随后是一面、二面。

“每个面试环节结束后,就让我们回去等通知。因为学校有课,我只能在新加坡和北京之间往返,搭在上面的机票都快上万元了。”

刘韬表示,在美国找工作时,往往通过络、等方式就能完成笔试和面试,并不需要求职者亲自前往,但国内许多企业采取的还是传统招聘模式。

“现在都互联+时代了,为什么国内企业招聘还不用络?”刘韬希望企业在招聘上多为留学在外的学生考虑一下。

(应采访者要求,留学生名字为化名)

本报北京4月1日电

原标题:海归就业如何走出“北上广情结”

稿源:人民

作者:

香椿苗价格
船用电缆
啤酒设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