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中国经济遭遇信用败血症中华会计校

2018-10-29 12:05:40

中国经济遭遇信用“败血症”_中华会计校

中国经济遭遇信用“败血症”

10:3 中国经济时报·王子恢2001年似乎注定要成为中国信用制 【大 中 小】【打印】【我要纠错】

2001年似乎注定要成为中国信用制度建设的里程牌,有人称这一年算得上是我国的信用年,因为我国市场经济经过多年的发展之后,不论是金融界、企业界、还是一些研究机构和政府部门,亦或是普通的老百姓,在这一年里,“信用”这个话题终于又一次重归人们的视野,得到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挽救信用沦丧,中国首次倡议设立“诚信日” 西方有个说法,“诚信是的竞争手段”,但是这个手段在当前的中国并不灵。中国也有句古话,叫做“无信不立”。但是市场经济发展到现在,信用是市场经济的基础和生命线这样一个观念的认识依然非常淡薄。假冒伪劣充斥市场、合同不能履行、经理人缺乏诚信、各种故意性的经济诈骗层出不穷,以及相当普遍的相互拖欠现象等等,其严重程度触目惊心,已经给国家和企业造成了很大损失。关于信用丧失的例子,在目前中国可谓俯拾皆是。 例如,我国票据市场的失信和欺诈已经使票据成为资金风险的承载体和聚焦点。仅去年,全国公安机关立案侦察的伪造金融票据、违法票据承兑的犯罪案件就达7419起,涉案金额达52亿元。而利用合同进行诈骗已经成为市场经济的一大毒瘤。有关资料显示,去年上半年,我国合同违法案件共有5338起,涉案金额达到16.3亿元,这种现象在经济较为发达省份更为突出,2000年上半年,广东省共立案查处利用合同违法案件37宗,涉案金额达14398万元。 在以发展高科技产业,培育风险投资着称的北京中关村,失信和欺诈已经成了一个极为普遍的问题。由于缺乏普遍的商业信用导致的各种商业欺骗行为在中关村此起彼伏。一家被骗上当的企业去报案,发现报案者已经排到了3000多号!据了解,好多人为了跻身中关村,打着高科技的幌子,利用中关村开办企业的种种优惠政策,采用各种虚假手段注册企业。等到开展业务时,便产生资金困难,导致种种失信行为层出不穷。有关资料显示,中关村大约9000家企业中,95%以上为中小企业,这些中小企业普遍资金严重缺乏。日前,中关村科技园区海淀园管委会取消了未按规定参加2000年度新技术企业资质复核的838家新技术企业的资格。这些企业被取消资格的原因之一便是名存实亡,多年不经营且查无下落。慧聪国际董事长郭凡生说,由于中关村信用风险过高,在中关村的企业每年都要倒闭三分之一。 而在中国的证券市场上,各种形式的造假层出不穷。从琼民源开始,到东方锅炉、ST红光、大庆联谊的财务造假,一直到近被揭露的银广夏问题,在我们的证券市场上,虚增利润,有目的地编造上市公司前三年的报表,涂改缓交税款的批准书,隐瞒重大事项,漏记利润支出和漏记债务,提前确认收入,伪造银行对账单等各种形式的财务造假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日前,证监会查明银广夏虚构利润7.45亿元。而PT东海在1993年到1997年的5年时间里,虚增利润达到2.28亿元。蓝田股份1995年申报发行A股时,虚增公司无形资产1100万元;伪造公司及下属企业三个银行账户1995年12月份银行对账单,虚增银行存款2770万元;在股票发行申报材料中,将公司股票公开发行前的总股本由8370万股改为6696万股。 而更令人惊讶的是被称之为“经济警察”的会计师事务所的失信与造假。郑百文实际上是一家用根本不具备上市资格的公司,经过企业的包装和中介机构的“审计”,居然变成了一家10年间销售收入增长45倍、利润增长36倍、上市当年实现销售收入41亿元的名牌企业。银广夏的惊天造假也是由中天勤会计师事务所操作的。作为监管部门之一的行业自律组织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今年上半年在行业检查中,已经有100多家事务所、400多名注册会计师因种种失信与造假行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理。据深圳市注册会计师协会近期的一项调查,1997年在深圳登记造册的各类公司达1.2万余家,仅有5900余家是经过法定会计师事务所验资的,也就是说,有6000余家公司注册资金存在问题。不久前审计署驻深圳特派办在对工行深圳福田支行1998年度资产负债损益审计中进行贷款户延伸调查时发现,深圳三家社会中介机构接受了企业的好处,为一公司出具假验资报告,将该公司的实收资本由1000万元验证为1亿元。几年来工商银行福田支行根据这些虚假验资证明贷款给该公司。从1991年至今,该公司在福田支行贷款余额已达13190万元,使国家银行的资产承受了很大风险。 而在市场上,各种故意性的失信欺诈行为已经严重地影响了社会稳定,各种证券与期货诈骗、以及利用互联和电子商务进行的进行非法集资行为或者经济诈骗使大批中小投资者血本无归。而社会腐败大部分就是根源于官员对于社会与公众的失信。据着名学者胡鞍钢的研究资料,违反公平竞争的各种合法税收减免引起的海关税收和其他税收的流失损失每年有5700亿元—6800亿元。 有人称,经过多年市场经济的冲击,在中国这样一个礼义之邦,“信用”,已经到了危险的时候。 9月19日至21日,在北京朝阳国际务节上,推出了我国首次以信用为主题的综合性大型论坛——中国信用经济论坛,。论坛首日,外经贸部计算中心、全国工商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贸远大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及数家媒体等共计27家单位提出了一项倡议,要求将每年9月19日定为我国“诚信日”。据此倡议是早提出方,中贸远大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蒲小刚介绍,目前,该倡议已经征集到了百万企业签名支持。而该公司总经理韩家平说,“3 15”是从消费的一个环节来解决消费者的维权问题,而“9 19”是力求从根本上杜绝假冒伪劣的源头问题。他说,不管政府会不会批准为项倡议,人们都在期待着,让诚信意识快速普及起来,让全社会都携起手来,共同观注信用问题,共同努力推动信用体制的建设,与失信较量到底,让“诚实信用”能够早日回到中国人的身边。 据悉,这是我国首次倡议设立“诚信日”。 信用危机,中国市场经济的“败血症” 对于市场经济中的种种失信行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张维迎说:“真是一地鸡毛!”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会长纪世瀛在论坛上说,中国的市场经济存在着严重的信用危机,其范围之广、程度之深都是十分惊人的,已经严重地影响到了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是招商引资、国际合作的重大隐患,他称之为“市场经济的败血症”。纪世瀛将中国市场经济的信用危机作了一个概括,他认为当前的信用危机主要是商业信用危机、金融信用危机、产品信用危机、科学技术信用危机、官员信用危机等等。 慧聪国际董事长郭凡生在演讲时说,中国经济发展中重要的问题是道德信用问题,在中国,金融投资的信用风险过高,而这种风险不是经营风险而是道德风险。他说,如何规避故意性的道德风险已经成为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重大问题。 我国从事企业信用管理早的外经贸部计算中心中贸远大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韩家平说,近些年来,社会失信问题极为严重。拖债逃税、盗版侵权、制假造假比比皆是,这些问题严重制约着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给国家、企业和个人造成重大损失。他认为,信用危机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从根本上去改变人们的意识,在全社会广泛倡导诚信观念,普及信用管理知识,推运社会信用体制早日建立。 论坛还发表了吴敬琏教授的文章,吴教授认为,当前中国经济是由计划经济脱胎而出的,信用基础十分薄弱。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各种稀缺经济资源由政府直接通过行政命令在所属的各单位之间配置,信用只是一种微不足道的辅助手段,而且这种手段只能由作为政府出纳机关的国家银行掌握,企业之间的商业信用被严格禁止。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信用制度和信用管理体系的基础建设已经远远落后,因而信用关系混乱、欺诈、赖帐等失信行为广泛发生,已经成为妨碍我国市场经济动转的严重障碍。 竞争力下降,企业信用管理面临挑战 市场经济中信用缺乏的另一面,是我国企业信用管理的落后。由于惧怕贸易风险,不敢采用灵活的贸易结算方式,严重影响了我国企业在国际国内市场的竞争力,导致许多贸易机会白白丧失。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我国企业仍缺乏系统的信用风险管理知识,对涉及在国际贸易销售前、销售中和销售后的信用评估机制、债权保障机制、帐款管理和回收机制等缺少相应的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不能实行有效的信用风险管理。 就此,全国政协副主席孙孚凌认为,我国企业在质量和价格方面的竞争优势正在逐步丧失,靠这两方面来提高我国企业竞争力的潜力已不是很大。他认为,一个企业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除了加强商品质量和价格的竞争力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提高信用销售(赊销)的能力。也就是说,要更多地采用信用结算方式增强企业竞争力。 与现汇结算方式相比,信用结算方式的优势显而易见,购买商可以凭借自身良好的信用充当交易媒介先收货后付款,从而大大提高购买商的购买能力和销售商的营业额。以西方国家为例,所有商业贸易的90%系采用信用方式进行,只有不到10%的贸易采用现汇结算,信用结算方式已经成为商品交易中的主流。而反观我国的情况,信用交易方式仅占所有交易的20%左右,现汇交易达到80%。 “落后的结算方式严重地阻碍了贸易的扩大和企业的发展,也使我国企业的竞争力大大减弱。很多国外厂商正是因为无法接受我国企业的现汇结算方式而转而购买其他国家商品的。”孙孚凌这样认为。 中贸远大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韩家平说,在资信体系不完备的情况下,企业便进行盲目性销售和保守型销售,1990年至1995年间,我国外贸为求出口创汇额而大量地采用了赊销,致使那一时期的外贸企业呆坏帐大量上升,有的企业甚至出现了坏账额超过营业利润而使企业整体亏损的现象。在保守型销售模式下,企业只开展无风险贸易,从不开展信用销售,所以销售坏账很低,但是企业出现大量过剩产品、闲置资金和信用额度,使生产长期处于徘徊状态。 据全国政协副主席孙孚凌提交给信用论坛的资料,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为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提高外贸企业的竞争力,我国外贸企业也曾大量采用信用结算方式出口货物。结果是,虽然出口额大幅上升,但伴随而来的是大量逾期应收账款,有的企业的坏帐率甚至高达30%以上,远远高于西方企业平均0.25-0.5%的坏帐率。他认为,西方企业在高比例信用销售的同时,能够保持极低的坏帐率,得益于西方国家已建立起完善的信用体系,企业在内部也建立起一套系统、完善的信用管理制度。而中国企业和西方企业在信用销售能力和管理水平方面相差甚远。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市场规范管理司黎晓宽副司长说,企业信用也是一种生产力,它主要体现在可以使企业降低交易成本,提高效率、摆脱诉讼、提高竞争力等等,是企业的无形资产,构建企业信用管理体系是发展市场经济的需要。 孙孚凌则认为,企业竞争,既在比拼商品的质量和价格,又在比拼管理和服务。信用管理水平如不迅速提高,将使我国企业在竞争中处于非常劣势的境地。因此,学习西方国家先进的信用管理制度,提高企业信用管理水平,是当前我国企业为急迫的现实之需。 积极应对,建立国家信用管理体系势在必行 中贸远大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韩家平同时是外经贸部计算中心处长,据他介绍,我国在1987年前,由于改革开放,国内产生了数百家被授予外贸经营权的企业,参与国际市场的竞争。但是当国外许多商家需要了解这些公司的企业背景和资信情况时,举国上下竟没有一家可以提供企业信用资料的机构。直到1987年7月,外经贸部计算中心与美国邓白氏商业资料有限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这才产生了我国家资信调查机构,这便是中贸远大的前身。此后,我国的企业信用管理工作有了一定的发展。 但是,尽管如此,比起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和人们对于信用的更为迫切的要求,这项工作的进展还是明显缓慢。在我国,目前尚未建立起企业信用体系,许多企业根本就没有形成系统的信用体系的制度,对于以考察他人信用为目的的资信调查也不重视,企业没有资信调查的概念,风险意识淡薄;其次,我国会计制度还存在漏洞,财务报表缺乏真实性,审计工作进行有困难,造成了信息的真实性无从判断;同时,资信调查机构渠道闭塞,未成气候,金融机构信息不畅等,使企业信用管理还存在着很大的障碍。 在信用论坛上,组织者发表了一份吴敬琏教授《建立国家信用管理体系势在必行》的论文,吴教授认为,建立和健全国经济的信用体系已经成为一项当务之急。 吴敬琏教授建议,要从多方面来建立一套信用管理体系。首先,对于信用管理体系的基础,即各种具有民事行为能力的微观经济主体,要建立自己的信用管理体系,对有关的信用关系进行严格的管理,以便规避风险和降低交易成本。他说,在这方面还要做大量的工作。其次,要建立社会化的信用管理支持体系,由社会化的机构来为信用当事人服务,这就要求在我国实现征信数据的开放和征信数据的商业化,然后在此基础上发展社会化的信用服务行业。,吴教授建议政府也要在建设我国信用管理体系这项重大社会工程中发挥积极作用,引导并规范信用服务。吴教授说,在过去的一年里,政府和民间都已经意识到在我国建立健全信用体系的必要性,中国人民银行成立了旨在直辖市消费者个人信用调查数据的试点性公司,还有33个私营企业家集体发表了“信誉宣言”,国家信息中心也召开了由民间发起的首次中国信用管理行业协会务虚会议,还有两所大学也正在筹划开设信用管理专业课程。他说,建立和健全信用管理体系工作正在我国紧锣密鼓地进行。 从此次论坛上透露出来的信息来看,一些国外的资信机构已经纷纷进入中国,开始在中国寻找商机,法国科法斯中国区总经理沈明在演讲时说,科法斯在中国上海的分支机构在十月份有望正式成立并开展业务。看来,随着社会资信服务机构的日益壮大,中国市场经济回归诚信的历程也越来越近了。

相关热词: 中国经济 信用

冲孔铝单板
碧桂园豪园
硼氢化钾原料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